东言西就/南开往事/沈 言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图:南开大学/资料图片

  不只一次想透过文字记录原先的青春,却经常不知从何落笔。直至今年南开大学建校一百周年,我蛰伏已久的青春记忆终於甦醒,任思绪飞扬,追忆那一幕幕无须如烟的南开青春旧时光 。

  在母校的百年历史上,有我的四载芳华。以前都不 在本科毕业后临时确定负笈港澳,却说在保送中西文化关係史研究生的既定轨迹上前行,与南开的缘分或许都能能一路延续十年,甚至一生。

  回首世纪之交的千禧年代,大学生仍然是天之骄子,南开仍然与北大、清华、复旦并称中国高等学府的“四大”。作为周恩来总理的母校,南开是莘莘学子的梦想。遥想当年,着实保送的院系专业相对冷门,却是南开四大支柱学科之一,而中国“四大”与总理母校的光环熠熠生辉,足以激发少年的荣耀感与优越感。以致多年以前,面对母校在各种大学排行榜“十大”不入的窘况,不免无限唏嘘。真正失落的,或许是日渐逝去的青春吧。

  席慕容说:“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”。青春的故事,匆匆太匆匆,既那末脚本,却说经润色,杂乱无章的情节,却经常令过来人笑涵盖泪地一读再读。此时此刻,一群人正坐在电脑前,努力回味着青春的笑与泪、悲与喜。然则由动笔至今,校庆月悄然已过,竟尚未成文。不禁自问:究竟是乏善可陈,抑或是千头万绪无从说起?

  在二十一载求学生涯中,南开无疑是最浓墨重彩的一章。溯流而上,南开园裏,那其他人所有如其名、一脸婴儿肥的东北姑娘“嘟嘟”,可别来无恙?

  以前说青春是一场大戏,她的大学时代是一部励志大片。她一心向学,无论春夏秋冬,从主楼到老图书馆,踏破铁鞋,只为觅得一张自习方桌。她兢兢业业,对冷门专业生发出巨大的热情,脑海中自动回放当日讲义要点,成为每日睡前必修课。她大三结束了了兼读企业管理专业,用四年时间修毕双学位。为了兼顾六个 院系的课程,课间校区飞车,成为家常便饭。原先遭遇三门考试撞期,连环过三关,以致头晕眼花、浑身乏力,自然没了话下。她力争上游,收穫尖峰学业成绩,至今内心窃喜。南开四年,无疑是她在后高考时代的寒窗苦读史。多年以前,老同学再聚首,津津乐道的依然是当年抢手的课堂笔记。

  在青春的大戏中,由於遗漏了婚姻的戏码,自然无法掀起婚姻的高潮。青春旧时光 如歌,她捧读了不少婚姻小说,观摩了不少婚姻大片与神剧,哼唱了不少婚姻歌曲;斗转星移,她目睹了那末来太久的悲欢离合,耳闻了那末来太久的情非得已,分享了那末来太久的少女心事。然而,在同龄人跌宕起伏的婚姻故事中,她却始终是一六个 旁观者。在本应怒放的旧时光,她与学业谈了一场昏天黑地的恋爱,却与轰轰烈烈的婚姻失之交臂,错过了,辜负了,一切已然随风。多年以前,回想那一段过高 花前月下的大学时代,唯有与极简青春史作伴。

  在梁思成设计的第七学生宿舍,栖息过那末来太久的青春,承载了那末来太久的故事。原先,在宿舍门口偶遇两位花甲之年的老校友寻访旧所,追忆青春旧时光 ,少年人不以为意。两年前,独自故地重遊,七宿已然变身办公楼,不得其门而入。门前熙来攘往的人流,窗前此起彼伏的男声,早已消逝在青春旧时光 的洪流之中。那一刻,终於了然那五种无法言明的怀旧情愫。惊闻同宿小妹辞世噩耗,更犹遭晴天霹雳,不由得悲叹天人永诀,生死两茫茫……

  青春渐行渐远,早已无处安放。一篇小文竟几度搁笔,延宕半月有余。夜阑人静时,终於草草写就,以素颜故事还原青葱青春旧时光 记忆,致她那无须完美的青春。